菠萝蜜视视频app

见到封野时,燕思空能从他飞扬的神采中看出他心情甚佳,不费一兵一卒地拿下了黔州城,进而掌控了整个河套地区,正是人生得意,怎可能不高兴。

封野看着他身上披着的熊氅,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过来坐。”

侍女服侍燕思空褪下氅衣后,就退了下去,留封野和燕思空与一桌酒菜独处。

燕思空坐在了封野旁边,淡然说道:“恭喜狼王得到河套。”

封野一手托着下巴,一眨不眨地盯着燕思空清冷俊雅的侧脸:“居首功,可想要什么奖赏?”

“一时想不出,真要赏我,不如先记一笔。”

封野“呵呵”一笑,“向来这般精明。”

燕思空懒得去想他话中有几分讽刺,没有回应。

“给朵儿取了名字吗?”封野突然话锋一转。

燕思空立刻绷直了身板,他不知道封野是否又要发难,脸色都跟着沉了下来。

“不必紧张。”封野看穿了他的心思,口吻没有什么起伏,但亦没有温度,“朵儿好歹也是我的侄女,我不能关心一下吗。”

“……尚没有。”

精灵公主

“叫瑾瑜吧。”

燕思空一怔。

“我娘临终前,为我和我大哥的孩子都取了名字。”封野轻轻说道,“取‘今世所覩,怀瑾瑜而握兰桂者,悉耻为之’。”

燕思空心中堵得慌:“我的女儿,为何要用的名字。”

“因为她是这世上唯一与我皆血脉相通的孩子。”封野深深地望着燕思空,“若是女人,这孩子该是为我生的。”

“荒唐。”燕思空别过了脸去。

封野却捏着他的下巴,强迫他面冲着自己:“是女人该多好。”

燕思空推开他的手:“我不想再谈论此事。”

“是否心虚了。”封野冷笑。

燕思空深吸一口气:“封野,我之间已剩不下一星半点的情分了,还说这些做甚?不如谈点正事吧。”

封野眸中闪过怒意:“好,谈什么正事。”

“大同,楚王。”

“如今要故技重施,派去大同是不可能了,朝廷和大同定然已对有所怀疑。”

燕思空点点头:“不错,余生郎叛变,大同旧人蠢蠢欲动,薛荣贵定是昼夜难安了,我尚未想好如何向朝廷请罪,又或者,朝廷已经打算治我的无为之罪了。”

“如今还在我的牢狱之中,狗皇帝治不着的罪。”

“京中定然已经有风言风语了……”燕思空道,“冯想等人如何了?”

“都关着。”

燕思空眯起眼睛:“这八百将士虽是我从京师带来的,但他们效忠的始终是朝廷,冯想也非可以威逼利诱之辈,暂且先关着吧,若无法劝动他为我所用,只能杀了。”

“那沈鹤轩也一样。”封野瞥了燕思空一眼,“我的军粮不养闲人,尤其此人害我折损了数千兵马。”

“他不是闲人,他定大有用处。”

封野冷“哼”一声。

燕思空赶紧岔开了话头:“对于大同,有何想法?”

“大同我比熟悉,我叔叔也早已暗中联络了几位深得我父亲恩惠的将领,黔州已经手中,我有把握拿下大同,不必操心。”

“既然如此,我便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。”

“什么?”

“楚王。”

封野看着燕思空:“要去找楚王?”

“对,外人还以为我被关押在牢狱中,我只要暗中出城……”

“不行。”封野断然否定。

“为何?”燕思空不解道,“楚王年少,此时正是他招兵买马、广纳贤良的时候,也是他笼络藩王的时候,我要去帮他,到时二人汇兵,将势不可挡。”

封野冷道,“他若连走出云南的能耐都没有,那他也担不起帝王之位。”

“他只有十九岁,若他出什么差池,我们就前功尽弃了。”燕思空沉声道,“拿下大同之日,就是昭告天下要扶楚王登基之时,那时候他必须有足够的底气响应,正如说,至少要走得出云南。”

封野握紧了拳头:“茂仁、黔州,已尽收我囊中,大同亦不需要出马,我只要留在我身边,哪里也不必去!”

“我堂堂两榜进士,太子讲师,在这个节骨眼儿上,让我放着楚王这样重要的人物不去辅助,光留在这里给暖床吗?”

“有何不可!”封野瞪着燕思空,“难道没了,我封野就拿不下这江山了?”

“……”燕思空深吸一口气,加重了语气,“莫非以为,光凭着几封书信往来,楚王就能贸贸然地与共谋大业?”

封野一时语塞。

“封野,我必须见他一面,说服他信任我们,尤其是信任。”

封野沉着脸,瞪着燕思空:“是不是很想离开我?”

燕思空淡道:“谈不上离不离开,我要做的事,从不为任何人、任何事耽搁。”

封野冷道:“是啊,除了心中所想,旁的人、旁的事,都根本不重要。”

燕思空沉默。

“我偏不准走呢。”

“无论任何我是为了自己,还是为了楚王,但最终得益的,都是封野。”燕思空正色道,“何必与自己的利益过不去?”

封野别过脸去,看着一桌动也未动,已经冷掉 的酒菜,心中憋闷得难以喘息,他突然转过脸来,看着燕思空道:“对我笑一下。”

燕思空怔住了。

“从重逢至今,对我摆的便是这么一张脸,我要对我笑。”

燕思空只觉气血攻心,怒意直冲脑门儿,封野竟大言不惭地怪他没有好脸色?从重逢至今的每一刻,他都要忍着封野给予的痛苦与羞辱,他要为何而笑?笑他聪明一世,又愚昧至极吗?他咬牙道:“对着,我笑不出来。”

封野狠狠一拍桌子,厉声道:“那便哪儿也别去,我就乐意留只为我暖床,又如何?”他站起身,拂袖要走。

“封野!”燕思空大声唤住了他。

封野顿住了脚步。

燕思空站起身,走到了他面前,微扬着下巴看着他,缓缓地、缓缓地露出一个僵硬地笑容。

封野眼中闪过昏暗的痛楚,他一把将燕思空推到了墙上,附身堵住了那柔嫩的唇瓣,粗鲁地亲吻着。

燕思空并不反抗,只是麻木地纵容封野对他为所欲为。

封野将燕思空的唇齿品尝了个遍,直至俩人都气喘吁吁,才微微分开,他用额头抵着燕思空的额头,低声道:“出了正月再走,阙忘跟着。”

燕思空一惊:“是让他保护我,还是让他监视我?”

“皆有。”

=

=

最近有点忙,希望早点忙完~

Tags:
Comments
Simplue WordPress theme, Copyright © 2013 DicasLivres.org Simplue WordPress theme is licensed under the GPL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