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ppl丝瓜视频

♂? ,,

,最快更新阴间商人最新章节!

不好!这样的情况说明地底下有一个很强大的阴灵,很可能是煞!

如果真的是煞的话,我只能放弃这笔生意了,宁惹百只鬼,不沾一个煞,这是爷爷告诫过我的话。

不料罗盘指针转了一会儿之后,又突兀的停了下来,而且指针好像千斤坠一般往下沉。

我心中大喜,试探性的将罗盘放入了大光头之前挖的土坑之中,连续挪了好几个方位,最终整个指针都沉了下去。

“呼……”

我长出了一口气,然后将罗盘塞回了包里。大光头赶紧问我看出点什么来了,我解释道:“指针下沉,说明这店里确实闹鬼,不过不是恶鬼,而是喊冤之死的人。”

说到这我也很费解,既然不是恶鬼,为什么还害死那么多无辜的老百姓呢?难道是大光头的装修出了问题?于是我便问大光头。

没想到大光头连连摇头道:“没有没有,我只是将酒店搞得富丽堂皇一点,根本就没有破土挖什么。”

“这就奇怪了……”我满脑袋问号。李麻子说别管那么多了,挖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?

说完从墙角拎起一只铁锹,便挖了起来。

娇嫩少女水灵大眼席地而坐

阴灵既然藏在地下,肯定是附身在了某件东西上,因此这是正儿八经的阴物,而非凶煞,所以我也没拦李麻子。

不料刚挖不到一分钟,干劲十足的李麻子额头就开始冒汗,脸色也变得雪白无比,好像大病初愈一般。

“快停下!”我赶紧喊道。

没想到这阴物的力量这么大!

不料李麻子就像是没听到我的话一样,反而更加疯狂的挖了起来。

我被李麻子这状况吓了一跳,以为他被阴灵冲了身子,赶紧上去拉他。结果这小子哼哧哼哧的说道张家小哥别管我,我还就不信邪了!

敢情这小子是跟阴灵杠上了,我一把将他拉开,没好气的说快消停点吧,真出了事我可没办法救。

“啊?那不早说。”李麻子吓得一把丢掉了铁锹。

然后有些苦恼的坐在地上说道:“这可是唯一的线索了,还不让挖,那接下来怎么办?”

我揉着脑袋想了想,让大光头找几个菜市场杀猪的屠夫来,他虽然很不解,但也没多问,应了一声就走了。

“这小子对咱们还挺放心的,这么大的酒店一个人都没有,就不怕咱们把他的东西都搬走?”李麻子一边说,眼珠子一边四下转悠着,显然是想看看有没有值钱的东西。

我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骂道:“也别闲着,去给我准备点东西来!”

“啥东西?”李麻子问道。

“去买一块大玻璃镜子,能把整面墙都遮住的镜子,还有新鲜的草木灰以及雄蝙蝠的血。”我思索着可能用到的东西说道。

李麻子听完脸色就难看起来,撇了撇嘴说道:“前两样倒还没问题,可这蝙蝠让我上哪儿找?还得是雄的。”

“懂什么?我总感觉这阴物的气场过于强大,黄鳝血估计招不出来,只能用雄蝙蝠的血了,雄蝙蝠得血可是一等一的招阴法宝。”我严肃的说道。

李麻子这才收起那猥琐的笑容,认真的说道放心吧,这事交给我靠谱。

说完李麻子就出去了,我自己留在店里没事可做,便拿起铁锹试着往下挖一挖,结果还没铲几下胸口就异常的闷,心跳骤然加速,我只好丢开铁锹,百无聊赖的在酒店里转了起来。

不得不说大光头这家店确实很高档,二楼往上部是红木地板,三楼的茶楼还专门用青竹搭成了一个个小包间,高雅无比,韵味十足,可惜被烧了大半,

四楼五楼是客房,我直接跳过去直奔六楼,据大光头说六楼是打算做赌场的,我还没见过赌场长啥样?准备看个新鲜。

不料还没等我上楼,就感觉到周围突然冒出了一股浓厚的阴气。这阴气将我团团包围,只是几秒钟的时间,我的脚趾头就开始发凉。

我的心顿时咯噔一声,没想到这东西现在就敢出来,我身上没带什么防身的法宝,当即就咚咚咚往楼下跑!

所幸那东西没跟着我,我长长松了口气。

至于那到底是什么东西,只能等晚上才知道了。

中午的时候,大光头就带着五六个虎背熊腰的汉子来了,我挨个打量起来,发现这些人脸上都隐约浮现出一层杀气,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杀猪匠由于每天都在杀猪,所以身体里日积月累了无数杀气,能够有效地震慑出阴灵,这也是我让大光头找他们来的原因。

这些大汉的穿着打扮都很土,看来是大光头特地从农村请来的。他们明显也知道点封建迷信,看到大厅内烧的黑漆漆的模样,以及我脚下的土坑,纷纷小声的议论的起来,估计是再考虑要不要接这个活儿。

“这些人得叮嘱好,别到时候一个个吓跑了。”

我提醒一声,提前给大光头打了预防针,然后找了个破旧的沙发躺了起来。

他要连这几个杀猪的都搞不定,那也就别混黑社会了!

睡了一个多小时,李麻子就提着一个行李箱回来了,我问他东西都准备好了吗?他讪讪一笑说前两样都好了,但蝙蝠血实在是弄不到。

“唉,算了。”我叹了口气,知道李麻子尽力了,就准备去买几只黄鳝救救急。

谁知道旁边的大光头听到后,说他知道哪里有雄蝙蝠,原来他有个道上的朋友没事就爱养养小动物,像什么蝙蝠刺猬龙猫之类的。

我听后激动不已,让他赶紧去弄几只雄蝙蝠来!他也很给力,当即开车离开,没过多久就拎着一个铁笼子回来了,里面大概装了七八只蝙蝠。

蝙蝠这玩意儿飞的时候还好看些,落地以后翅膀都收了起来,身体光秃秃的蜷缩在一起,看上去比老鼠还要恶心。

要我给它们放血着实有些压力,就把这活丢给了李麻子。

傍晚时分,李麻子订的大镜子也到了,我让人将镜子装在了厨房的墙上,然后在上面撒上一层薄薄的草木灰。

考虑到蝙蝠血不多,想了想还是等到时候再用!

不知大光头用了什么办法,反正那些杀猪的都选择留下来帮忙,随后他办了一桌酒席请我们吃饭,席上他无论是对我们还是对那些杀猪的都很热情,一个劲的给大家敬酒,着实是个豪爽的汉子!

回到酒店已经十一点了,喝了酒的杀猪匠满脸的凶神恶煞,我一声令下,他们就各拎着一把铁锹挖了起来。

大光头满脸诧异的问我,叫他们来的目的就是挖坑?

“没错,世间万物都是相生相克的,阴灵虽然厉害,却也害怕杀猪匠。”我笑着说道。

大光头砸吧砸吧嘴说早知道我也去杀猪了。

我脑袋上顿时浮现出一排黑线……

就在我们说话的功夫,几个杀猪的已经跳进去热火朝天的挖了起来,看样子比我们挖要轻松的多,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出现异常。

本以为他们能够顺利挖到底部,结果一刻钟后,这些人部停了下来,领头的爬出坑,脸色煞白的对我说道:“大兄弟,这件事好像不太对劲,钱我们不要了,今天就到这儿吧?”

“嗯?”我眉头一皱,推开他们凑到土坑旁去看,赫然发现那深坑的土壤正咕咚咕咚的往外冒血。

虽然血量不大,只有薄薄的一层,但这些血就像是煮沸的开水一样,不停的冒着泡,已经淹过了几个杀猪匠的鞋子。

咕噜噜不停的往外冒泡,已经没过还站在里面的那几个杀猪匠的脚踝。

“别挖了,快出来!”

我不清楚这血是怎么来的,只能赶紧把他们先叫出来,然后我面色凝重的跳进深坑里,蹲下来用手指在血水里蘸了蘸,然后放在鼻子下面问了问,然而并没有血腥的味道。

我疑惑的揉了揉鼻子,再次一闻才确定这不是血,而是一种奇怪的红色液体。

接着我把手深入了血水中,想抠一块底下的泥巴出来,不料刚把手伸进去就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吸力!

就像下面藏着一个小漩涡一般,我一个没反应过来,整只手掌就被吸了进去,血水下面的泥土很凉很凉,只是碰了一下我就感受到了一阵刺骨的寒意。

我面色一变,赶紧把手缩回来,趁机了一块泥巴出来。

仔细看着手中血红色的泥巴,很快我就发现了一个细节。

北方的朋友都知道,冬天的时候土壤会被冻住,形成一种冻土,而我手中的泥巴就是这个样子。

可现在刚刚立秋,怎么会有冻土呢?

我揉着脑袋,忽然产生了一个惊悚的想法:这些泥土是被强烈的阴气冻住的。

为了验证这个想法,我让杀猪匠们坚持又往下挖了一米多深,等小坑能彻底把人埋住以后才让他们停手。

接着我让大家散开,围着小坑洒了一圈蝙蝠血,然后静静地等待起来!

Tags:
Comments
Simplue WordPress theme, Copyright © 2013 DicasLivres.org Simplue WordPress theme is licensed under the GPL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