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草app 安卓8.0

♂? ,,

他们怀疑他?

来抓把柄的吗?

轩辕牧扫视了一眼大殿,忽而感觉透心的凉,仿佛自己和这里所有人,都开始格格不入!

在血麒麟、君轻暖、子熏、端木澜、子潇、贺兰子笙、北堂风,以及君轻寒等人面前,他像是个外人。

这个念头刚刚过去,他又确定的自语,“不,不是像,是我本来就是个外人!”

这些人当中,他唯一熟悉的是君轻暖。

但是,君轻暖显然已经和他……渐行渐远。

又或者,他们本能始终就很远。

那种距离,就像是传说中的玄女和轩辕家,看似如胶似漆的搅合在一起,但实际山,却风马牛不相及……

南慕刚刚出去是,那连着两句“轩辕家啊轩辕家”带着多少讽刺,他听得清清楚楚,也刻骨铭心!

可他究竟做了什么,要被这样嘲讽?!

晒太阳清纯私房女孩唯美清新写真图片

轩辕牧气的,一拳砸在了墙壁上!

刹那,血色四溅!

……

南慕没敢去找血麒麟。

但是,子熏思来想去,终究还是去了血麒麟那边。

他轻轻叩门,低声的道,“公子,出来下。”

血麒麟被被叫醒,轻声在君轻暖耳边道,“躺会儿,我去去就来。”

君轻暖点点头,她晚上睡得不安生,因为心里不安宁。

血麒麟的背影离开时,她就在想着,这已经快子时了,子熏找他什么事?

门被合上,屋里很安静,君轻暖却越来越清醒。

心有担忧,她睡不着了!

正殿里,血麒麟点上了蜡烛,问站在门口的子熏,“出什么事了?怎么还没睡?”

子熏面色一片凝重,也不像是以前那样爱撒娇,这表情让血麒麟感觉沉重。

他在蒲团上坐下来,给两人各自斟了一杯茶。

子熏这才走过来,在他对面坐下来,道,“刚刚,我和南慕两人,去了一趟轩辕牧那边……”

子熏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下,道,“现在有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这件事情,表面上看上去,是和轩辕牧之间的矛盾,南慕在中间添了把火。

但可想过,这件事情的本质?”

本质?

血麒麟微微蹙眉,看向他,“是什么?”

他身在局中,有些事情会没有子熏这个旁观者看的透彻。

子熏瞄了一眼门口,这才道,“我们已经很长时间不在穹涬大陆这边了,轩辕牧和风烬来了秦都之后,他们两人就是秦都的实际掌控者,是这里的王。”

子熏抿了抿唇,嗓音肃然凝重,“但是,我们来了之后,他们就沦为属下,什么都要服务于我们。

而且,殿下身边现在有,有我,有其他人。

这些人,都和轩辕牧是不熟悉,甚至是不认识的。

我们常在一起,轩辕牧和风烬插不上话,我们做的事情是主流,他们只是跑腿协助……”

话到此处,血麒麟明白了,垂眸盯着茶盏,道,“是说,我们的到来,动了他们的地位和利益,所以,他们才从潜意识里开始排斥我们?”

子熏点点头,“不光如此,还有一个问题。

那就是,轩辕牧只和殿下有交情,我们这些人,对他而言都是无关紧要的陌生人。

但现在,明显殿下和我们走的近且不可分割,而他已经有了风烬。”

子熏顿了顿,迎上血麒麟的目光,“我就问一句,假如殿下不肯嫁给,却和别人在了一起,会不会和另外一个人爬上床?”

血麒麟瞪眼,对这个问题显然来气,但却还是认真道,“不会。”

子熏抹了一把冷汗,心道,还好他没生气!

然后,道,“没错,假如临霜不肯嫁给我,我也不会和别人在一起。

但是,现在轩辕牧和风烬在一起了,这证明什么?”

“证明,他从来都不曾爱暖儿。”血麒麟的语速很慢,像是幻觉,很空。

子熏道,“说的没错,他们曾经青梅竹马,这种感情像极了爱情,也能发展成为爱情。

但是显然,他们失去了走向爱情的机会,在很长一段时间当中,轩辕牧是在乎殿下的,这一点毋庸置疑。

但是,这种在乎,是会消磨掉的。

就像是,一个男人在成年后,和一个女人结婚,在一起,绝不可能是妥协和将就,而是他是真的走出了过去,开始了新生!”

“而风烬,就是他的新生。殿下,就是他的过去。”

子熏定定的看着血麒麟,“觉得,一个男人,会把过去当成情怀藏在心里珍惜一辈子,还是会奔向未来和过去永远说再见?!”

他和血麒麟都是男人,自然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。

情怀那是属于女人的东西,感性的东西。

男人就算是有情怀,那也只会建立在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基础上。

他们是现实、功利、而且理智的动物。

聊到这里,血麒麟心情反而有些沉重了。

因为他身边这些人,螣蛇和四星,都是为了麒麟皇存在的,都是他的臣子,自然不用怀疑他们的忠诚。

因为从运势上讲,他们是一体的,一荣俱荣一损俱损。

但是轩辕牧是个例外。

子熏说的没错。

西秦是轩辕牧和君轻寒以及殊若三人打下来的,君轻寒和殊若离开之后,他就成了这里的王,不受谁的管制。

同样的,这里是风烬的故乡,轩辕牧现在算是西秦的上门女婿。

当轩辕牧爱上风烬,那么,西秦就是他的家。

而不管是君轻暖还是血麒麟他们,都是外人……

所以,这几次吵架,不是没有理由的……

血麒麟看向子熏,“那今晚来的建议是?”

子熏看了一眼偏门,“不好说,此事必须和殿下挑明,我们无法暗中处理……”

君轻暖靠在门背后,头痛的揉着眉心。

显然,她听到了血麒麟和子熏的对话。

也明白,自己和轩辕牧,真的是走到最后了……

在她漫长的生命当中,轩辕牧占的时间不足万分之一,而且还不够……深刻。

而轩辕牧的人生当中,她只是他年少的情怀,仅此而已。

她明白轩辕牧对她的感情,青梅竹马当中,还有另外一种别人体会不到的东西——

同病相怜!

因为,当年的宁王和宁王妃,也是死于轩辕越的陷害!在君家惨案之后,宁王世子将她视为同一类人,莫名将那份朦胧的青梅竹马之情深刻了几分……

Tags:
Comments
Simplue WordPress theme, Copyright © 2013 DicasLivres.org Simplue WordPress theme is licensed under the GPL.